Washington, D.C .

NYC

纽约脏而陈旧的地铁。

大都会博物馆。型男写生图。

博物馆里的乐器馆里,见到这样形状的小提琴。

美女在认真地临摹。能够把自己生活中的时间用在对自己信仰的执着上,我真羡慕她。

不可免俗的大金牛。华尔街在修路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GRAND CENTRAL。JMS喜欢看的美剧gossip girl开场一幕就在这里拍摄。

纽约到处可见chase网点,让我想到ICBC。。。服务态度应该不那么像吧。。。

大爱西雅图

世界上第一家starbucks就在这个不大的城市,它满街都是咖啡店,街上走着手拿一杯咖啡的人们。安静清新的西雅图,冬天尚如此,她夏天时候的美丽足以让我想象。冬天西雅图多雨,也很冷。在西雅图的那几天我一直没有摆脱感冒的困扰。

@Space Needle

Space Needle

fisher plaza, 格雷医生就在这里拍摄。

sunset in Public Market

在pike market的过道里遇到一个吉普赛卖艺人,居然这样拉小提琴还拉得非常好,虽然这样让我想起我们的二胡。他说他才自学了四年半,我完全不信。

一个比较popular的吃海鲜的地方:Crab Pot。入境的当天晚上蓬头垢面的都不管了,就去吃了。

2007年11月13日

很久没有听到如此水准的现场了,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

身材高大的Christian Thielemann带着慕尼黑爱乐乐团演奏了《唐璜》、《死与净化》和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在阵容布局上他们把大提全部放到了一提后面,基本上在舞台的中间,所有的f孔都正对着听众。低音提琴也都在最左边。《唐璜》开场,弦乐用漂亮的音色带动瞬间的爆发力。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提首席的揉弦,让我想起穆特,他那把琴的音色也相当棒。《死与净化》中管乐大段弱音的控制显示了乐队的功底,相信在场的听众都在心里赞叹呢。记得在《死与净化》的上半段我曾经有几秒钟眼泪就要掉下来,在纯净到让人渺小的音乐面前感动不已。

此时所有的人心都是细腻的,美好的,被感动着并有着共鸣,可以忘记这小小空间之外的世界里,那些人和事。那是一种被安全感所包围的幸福。

勃拉姆斯第一是以前我们排过的曲子,所以更熟悉显山露水的部分。圆号声部出尽了风头,音准和音色,经典的solo毫无瑕疵。木管里面的女演奏员占了一半,oboe的首席就比较出挑了,音色圆润穿透力强,还表现出非常好的乐感,和长笛首席的配合也无可挑剔。这样的管乐水平,这样热情饱满的表现,不知何时我们国内的团体可以跟上。。

在我看来乐手的高专业水准和表现力的风头压过了指挥这个灵魂领袖。最后加演了瓦格纳的《纽伦堡名歌手》,比较重一些,所以任现场再疯狂喝彩也没戏多加一首。如果上海音乐厅的效果再好一些就更完美。

能够经常被音乐洗涤心灵,我很庆幸。

女小宁皮皮五个月大了

“咦,这个东西颜色和我的芒果干很像,闻一闻。。。”

“不能吃的说。。趴着睡一觉好了”

“不死心。。这里有没有吃的呢”

“怎么拿得这么高,让我怎么吃啊。。”

“撒意思啊,再这样我要生气咯”

“555。。。快点给我吃吧。。”

“恩。。这个芒果干还不错,比上次那个菲律宾的牌子好”

“吃饱喝足的礼拜六,还有人陪我玩,日子总是这样就好了。。。”

家有小兔

DSC_3912DSC_3921

当了几天它的爸爸的临时妈妈。它爸爸是一个很皮很能吃的家伙,一天到晚到处啃不停,还老希望能有机会到处乱跑。这个小朋友断奶之后就要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之前,需要给它取个名字哈哈。

 

 

 

 

 

 

 

 

 

 

 

 

 

 

     我也坐过这样的旋转木马 那是我第一次坐照片上我穿着白色T恤还有牛仔裤,直的长发束成马尾辫,眩目阳光里灿烂地笑。J在人群里对我摆摆手,微笑着替我拍照。过很久我才发现只有我坐的那一匹木马,
是一动不动。